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官方4166 > 金沙网站先容 > 金沙网站学问 > 金沙网站律师   
 
     和谐有我

阿Q昏传
发布日期:2013-8-18 15:27:56   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自打手指被小尼姑的脸滑腻过之后,阿Q就坚定了一个信念,“我可是要结婚的,50岁了又怎么样?结婚是我的人生目标!”这信念鼓舞着阿Q飘飘然飘进了土谷祠,本该照例躺下打鼾,可今晚竟不同,小尼姑的滑腻依稀还在,“女人,女人……“阿Q想。

         可女人究竟从何而来呢?小尼姑假正经,吴妈拒婚,赵司晨的妹子真丑,邹七嫂的女儿太小,唉,这可真叫人费心,“女人……女人!“他又想。
         我不也是赵太爷的本家么,凭啥看不起我?阿Q忿忿的,“红烛,香……女人,女……“他想。
         这一夜,阿Q的鼾声始终是断断续续。四两红烛轰轰地烧着,长长短短的烛泪挂在台沿上,如阿Q下巴上的口水,红艳艳的光照着他张开的嘴。“嗬嗬“,阿Q忽地大叫起来,抬了头仓皇四顾,待看到四两烛,复又倒下,“女人,女……“阿Q呓语道。
         当次日的晨光射进土谷祠时,阿Q的瞌睡也醒了,女人不要我?我网上征婚去,我非诚勿扰去,我,我……
         阿Q的想法比脚步还飘得快,转眼就被未庄的闲人们知道了,正在墙根的日头下赤膊捉虱子的小D看见他,吐一口唾沫,呸道:“讨饭一样的人,还上非诚勿扰么?那24盏蜡烛破得比肥皂沫还快!”阿Q听了颇生气,因为癞头,多年来一直避讳与癞同音的字,后来推而广之,一发连“灯”、“烛”、“光”都在避讳之列。现如今不仅遭小D取笑,而且程度了得,还24盏烛灯,这不是嘲笑我么?一怒之下,头上的癞疮疤便通红通红起来,非诚勿扰貌似提前上演。
         “妈妈的!”
         “你骂谁?”
         阿Q一惊,曾被撞墙的痛感令他不得不咽下“谁认便骂谁”五个字,眯起眼睛,咧嘴笑道“我骂虫豸,不行么?”小D白着眼睛炫他新近长出来的肱二头肌,阿Q一边慌忙逃窜,一边恨恨地想:“这世界太不成话,儿子有这么威胁老子的么!”“儿子”,“儿子”,猛叫几声,阿Q便有些愉快起来。“非诚勿扰不行,网上征婚总可以吧,阿Q,男,五十,赵太爷家短工,欲觅一位小尼姑,哦,吴妈……”多情的阿Q错乱地想着,心情更愉快了,索性飘过土谷祠,中觉也不睡,直奔假洋鬼子家。
         未庄的这群人中,还就数假洋鬼子脑子活泛,辫子剪得最早,电脑也买得最早,听说阿Q要网上征婚,手早已习惯性伸出去,准备赏他几个栗凿,不过,扬到阿Q头顶时,假洋鬼子倒停住了,因为那一头通红的癞疮疤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如若阿Q上非诚勿扰,会是什么光景?蜡烛嗖嗖地灭?阿Q与谁牵手?或许牵头毛驴回来也未可知。反正革命也革过一回了,最近没什么新鲜事,让这阿Q给大家添点笑料也未尝不可。如此,假洋鬼子白着眼睛“哈哈哈”地笑起来。
         也活该阿Q有运气,经由假洋鬼子的电脑在百合网上报了名,又被推荐给非诚。非诚导演独具慧眼,认定阿Q就是一话题男,遂定下250期,阿Q作为5号男嘉宾参加节目。
         这在未庄可是一件大事,不单王胡小D一干人馋得流涎,就连赵太爷也慨然允许他在节目录制现场姓一回赵,这令阿Q唏嘘不已,自打20年前与赵太爷攀本家被痛打一顿后,多少年来显名而埋姓,以致自己都搞不清到底姓什么,这正是他在王胡小D面前抬不起头来的深层次的触及灵魂的原因,现如今连赵太爷都挺他,这阿Q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,觉得全未庄的都怯怯地甚至是殷勤地趋承他,阿Q的大名霎时传遍了未庄的深闺与浅闺。
         上非诚勿扰那天,阿Q显然是在秀才娘子的引导下精心捯饬了一番:七成新的青灰色夹袄,黑色宽腰的棉裤,破毡帽是不能再戴了,头饰是一只筷子,把毛蓬蓬的乱发编成辫子盘起来,用那唯一的头饰一插,效果出人意料的好,仿佛是新锐人物闪亮登场。秀才娘子观察良久,猛地吐出一口唾沫星子,在手掌心搓了搓,旋即抹上阿Q的头顶,制服了那几根不服帖的乱发。复又退后几步,一把扯过阿Q腰间的褡裢,顺手装进几块砖头瓦片,重又挂回腰间,那褡裢沉甸甸地,将裤袋坠成了很弯很弯的弧线。秀才娘子说,这叫含蓄,表明男嘉宾的软实力,也是保证蜡烛不全灭的核心武器,简称核武器。
         阿Q候台了很久很久,谁叫他是最后一个出场的男嘉宾呢,听得前台阵阵喧闹,时不时有女嘉宾的娇音俏语,不觉骨头酥了大半。谁曾想,都知天命的年龄了,竟被一个小尼姑害得飘飘然地想起女人来,以至于此时此刻都要登台了,还是晕乎乎地如飘在半空中的棉花上。
         “有请五号男嘉宾! ”
         从下降的电梯走出来,这回不仅头晕,连脚都是晕的,电梯如何停的,阿Q哪里晓得,一个趔趄,几乎是滚到台上,梦爷爷赶紧扶住,连喊“免礼免礼”,阿Q“嗬嗬”两声,心里只怨秀才娘子,“妈妈的,装什么软实力,害得我摔一大跟头。”前面女嘉宾已经开始花枝乱颤地笑了。阿Q有点窘,摸摸头饰,还在,“我叫阿Q,暂时姓赵,今年50岁,来自未庄。”梦爷爷递过来按键器,叫他选择心动女生。这委实是一件非常“妈妈的”事情,阿Q从小到大见过的女人加起来也没有对面的女嘉宾多,况且今天这舞台灯火通明,刺得阿Q好流眼泪和堆积眼屎的眼睛怎么都睁不开,再加上女人们这么一娇笑,阿Q哪里还有魂,就像那猪八戒配婚,逮哪个菩萨都好看,不由得又踉跄了两步,紧张得汗涔涔,头上的癞疮疤又很合时宜地通红起来,“心动女生?小尼姑,滑腻,和尚动得?……吴妈好久不见了……”阿Q的心思还在未庄的上空乱飘,只听梦爷爷一顿棒喝,这才回过神来,绝望地瞟了一眼舞台,那就五号吧,“五号,五号,总算跟吴妈有点谐音,”阿Q发现自己的精神始终无法集中。
电视给了阿Q心动女生一个特写,短发、黑衫、裤子却是明艳艳的黄,跟阿Q干活时地里的色调很和谐,阿Q就这么浑浑噩噩地选了,几次努力地想睁大眼睛深情注视一下他的心动女生,可惜都没能成功。
         第一轮就这么稀里糊涂过了,令人称奇的是,24盏蜡烛全都亮着。24张鬼魅的笑脸在红艳艳的烛光下飘来荡去,这让阿Q有些心猿意马,有些手足无措,“我觉得五号男嘉宾像是从故纸堆中出来的”,“不,像泛黄影片里出来的”,“活像个乞丐,哈哈哈”,“妈妈的,这帮小娼妇……”阿Q心里骂着,“我先前——可比你们阔多了,你们算个什么东西,也来挤兑我!”。
         阿Q忽地自尊起来,对所有的女嘉宾采取怒目主义,包括他的心动女生。这一怒目,才发现五号的脸细看起来竟是瘪的,像柿饼,一马平川,唯一的丘陵大约是她的鼻子,而眼睛,那是休想从她脸上发掘到的。阿Q不免有几分沮丧,他心中的审美标准除了小尼姑的滑腻和吴妈的大脚,别无其他,再则,就是未庄伊们的洋纱和绸裙,可惜他的心动女生一样也无。
         五号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光荣地被阿Q定为了心动女生,只是觉得从Q哥登台的那一刻起,自己忽然就有了信心,有了安慰,连续在非诚舞台站了3个月,腰酸背痛且不说,就老娘时时在耳边唠叨就受不了,“闺女,咱就一幼儿园的小保姆,唱歌跳舞轮不到咱,擦屁股喂饭一样也落不下,还能提啥高标准严要求呢,龙配龙、凤配凤,老鼠下儿会……” 不等老娘唠完,五号扭屁股就跑。回头一想,老娘话糙理不糙,就咱这形象,这气质,就梦爷爷那殷殷期许的目光,唉,压力山大啊!豆腐渣的年龄了,做不了珍馐美味,只好做盆懒豆花,好歹找个男人,就坡下驴吧。自信与强大是做给别人看的,真正的内心自卑而且脆弱,如同这张浓妆艳抹的脸,粉饰得再多,眼睛依然难以从一马平川的脸上找到,五号的人生哲学开始转向务实,而阿Q的出现,五号隐隐觉得转机来了。
         于是五号踊跃发问:“Q哥,”这一声哥可把阿Q感动坏了,想未庄的那帮鸟男女,不是对他施以拳脚,就是冷眼相向,能胡乱有个Q名就不错了,哪里还轮得到和人称兄道弟呢?一激动,阿Q眼皮子就乱跳,竭力按下,且听心动女生怎么问,“Q哥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阿Q正想实话实说,忽然想起那帮穷小子的提醒,种田、舂米千万不能说,得有学问有品位,“我是学地球物理的。”这谎撒的,Q哥一阵心慌慌。更慌张的是,其他女嘉宾们显然已对他的职业感起兴趣来,就这其貌不扬的QQ,也懂如此深奥的学科?
         “那你在什么单位供职呢?”13号女嘉宾问。
         赵太爷家?不,不,那假洋先生怎么交代来着,哦,对了,“中国未庄赵氏集团农业发展有限企业,世界五百强。”
         梦爷爷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句:“那中国足球还是世界五百强呢!”
         台下一阵哄笑,阿Q不明就里地咧着嘴巴“嗬嗬“傻笑。
         只有五号觉得很如意,这证明Q哥是憨厚的本分的,于是又问“请问五号男嘉宾,你有过几段感情经历?”
这问题经过几百期非诚勿扰的锤炼,已经有了相当标准的答案,如果说没有,那证明自己没魅力,连朋友都没谈过,如果说有四、五段经历,那说明自己很滥情,容易被啪啪啪地灭灯,实践证明两三段感情经历最合适。这个问题阿Q早有准备,他搬手指头算过,决定回答“两段”,小尼姑只摸过一回脸,吴妈只轻佻过一句话,自己的恋爱史委实很悲催。战无不胜的两三段情史论再次赢得了女嘉宾的欢心。
         一切都很顺利,阿Q觉得人生终于到了中兴阶段。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,问题出在朋友采访环节,这妈妈的导演,采访谁不成,非得采访王胡,不晓得大家打过架么。“阿Q这个人吧,随和真诚,就是有点小鸡肚肠,上次打架,不就因为他捉的虱子比我捉的少嘛……”
         啪啪啪,熄灯比赛开始。阿Q眼神很无辜很无助。
         “阿Q心态好,许多事都能释怀,如儿子打老子……“
         “他人幽默,偷了萝卜,还问老尼姑这是你的?你叫它它能答应么?”
         蜡烛毫不留情继续“啪啪啪”地灭。
         阿Q急得癞疮通红,梦爷爷朝他的腰间挤眉弄眼,阿Q终于聪慧了一把,妈妈的,差点忘了核武器,关键时刻还得讲究个综合实力,我这裤袋是白弯成弧线的吗?哼!于是阿Q假装累了,刻意将沉沉的褡裢从左胯换到右胯,这叫植入广告,知道不?沉甸甸的褡裢给了大伙无尽的想象,纷纷猜测阿Q钱有多少,房有几套,在银行闹钱荒的当下,个人腰包还这么囫囵圆,委实太令人兴奋!那些早早掐灭蜡烛的女嘉宾悔得肠子青了脸也黄了,熄灯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,可不可以打破常规,重新点灯?正说着,有女人已经借来洋火,开始点上了,24盏蜡烛重又光鲜地亮起来。一刹那,梦爷爷和他的小伙伴们全都惊呆了,这是打从做孙子起也没见过这么戏剧性的场面啊!场面是拦不住了,阿Q如此艳福,凭你是国家档案馆的还是铁道部的,谁人能及?巨大的喜悦从天而降,阿Q头晕,眼花,思想如烛火一般闪闪地跳起来,乱乱的毫无头绪,“征婚?有趣……来了一阵唇红齿白的女人,1号的脸还算滑腻,12号的腿太细,24号嘛,吓,跟妖精似的,不正经……”嗯,还是5号最合适,短婚、无孩、有房,哈哈!这可真是王八看绿豆,对上眼了,世上姻缘一线牵!
         于是,多情的QQ哥上前“咔咔”灭掉了23盏灯,唯一留了他的心动女生。阿Q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,这辈子实在是太苦了,生计受堵,恋爱受挫,赵太爷不许我姓赵,假洋鬼子不许我革命,太妈妈的了!小尼姑不要我,吴妈不要我,哼,看今朝,花红柳绿,莺歌燕舞,我浮想联翩,忆往昔,峥嵘岁月,水深火热,我思绪万千……阿Q诗兴大发,完全进入忘我的状态,一膝盖跪在心动女生面前,撞破褡裢,里面的砖头瓦片滚了一地,“我和你困觉,我要和你困觉!”直白的吴妈式求婚再次上演。全场无声。
         “啪啪”,两记清脆的响声,五号女嘉宾一手灭在蜡烛上,一手灭在阿Q的癞疮疤上。
 
        编辑概况:陈宏贤,女,湖北夷陵律师事务所律师,喜爱法律,因其凝炼简洁严谨正义之美;喜爱散文,因其率真随性抒情写意之美,喜爱诗词,因其古典优雅婉约豪放之美。平生意愿,做法律的守望者,做文学的追梦人。


 



Copyright © 2005 -2014 /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www4166com-金沙澳门官方4166-金沙网站手机版 鄂ICP备08104342号-1  网络策划:蓝光网络-三峡热线
地址:宜昌市西陵一路7-1号勤业商务大厦12楼    信箱:宜昌市西陵一路7-1号勤业商务大厦39号信箱
电子邮箱:hbmjlaw@163.com    客服电话:0717-6754266 6754269(传真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